深圳光明新區曾發生過一起惡性凶殺案,不到7天,警方就在桂林將嫌犯逮捕。記者從深圳刑事偵查局(簡稱CID)瞭解到,原來此案採用了最先進的聲紋鑒定技術,即通過辨別監控的幾句錄音,就迅速確定了犯罪嫌疑人的身份。
  隨著深圳刑事技術科技化不斷推進,近年來,福爾摩斯探案小說中讓人目瞪口獃的戲劇性破案情節,在深圳CID破案過程中也有屢屢上演。現場的一滴血、兩克冰毒、幾句方言,深圳CID就能憑藉DNA、法醫、毒化、畫像、聲紋鑒定、痕跡檢驗等刑事技術,根據犯罪分子露出的小破綻,將其抓捕並定罪。
  偵查??讓現場來說“真話”
  近年來,深圳CID越來越多地運用聲紋鑒定偵查辦案和法庭取證。深圳CID技術處聲紋鑒定專家劉雲介紹,他們在實驗室做得最多的事,是從一段段音質不同的音頻中,尋找出能夠作為證據的隻言片語。通過從一張張枯燥的聲紋鑒定圖譜中的數值進行精細對比,得出科學結論,判斷說話人的性別、年齡、方言等,為偵查提供方向和範圍,併為認定或否定嫌犯提供鑒定結論,作為刑事訴訟的證據。
  早在2001年,深圳CID技術處便開始受理聲紋檢驗業務,是全國開展聲紋檢驗業務最早、檢驗項目最多的地方公安機關之一,2007年時,該實驗室的5個檢驗項目通過了實驗室國家認可,這代表深圳CID技術處聲紋專業達到了國內同行的領先水平。至今,深圳已利用聲紋鑒定技術協助破案數百起。
  今年7月4日凌晨3時許,在光明新區一家城區農村商業銀行內,兩名歹徒假扮流浪漢在ATM機旁搶劫殺人後潛逃。
  案發後不久,現場錄音就被送往深圳CID技術處聲紋鑒定實驗室里。劉雲和她的拍檔們發現,每份錄音效果的差異很大,且噪音也特別大,談話內容不易識別。但是通過大量工作,實驗室分辨出了“別開、鴨子毛、裡頭沒有錢”等幾句方言口語,推斷這兩名嫌疑人為某省東部口音,由此明確了偵查方向。隨後,警方在7天之內就將在桂林的兩名嫌疑人抓捕歸案。
  幕後??各類實驗室做後盾
  一兩句話辨別犯罪嫌疑人,一劑血也會讓破碎家庭重新團圓。今年,在深圳CID幫助下,被拐婦女翁某找到離散25年的親生父母,被拐22年的貴州男子傅某也找回親生母親,引起全國廣泛關註。其中深圳CID的DNA實驗室功不可沒,這裡擁有國內首屈一指的DNA數據庫,利用基因技術每年破獲各類案件近2000宗。
  據實驗室王傳海警官介紹,DNA檢驗鑒定技術的個體識別率高、親緣關係認定准確,是確認被拐賣兒童身份最有效的技術手段。
  而偵破懸案也是DNA技術的拿手好戲。深圳警方通過DNA數據庫反覆比對核查,成功將潛逃7年的汕尾“4·15”命案嫌疑人比對出來。
  對於深圳CID而言,除了DNA實驗室,毒化實驗室也是深圳公安的創新成果。毒化實驗室黃向東科長介紹,毒化實驗室是涉毒案的破案利器,一年受理案件檢驗量達到3000多宗。每宗涉毒案件中繳獲的毒品都需要實驗室對其種類、成分、含量、純度等進行鑒別,有時還需還原制毒過程。
  2006年時,深圳CID毒化實驗室成為全國第一批通過國家認可的基層公安機關實驗室,檢驗結果得到國際認可。2009年時,當時還是民警的實驗室副科長葉永發研究出了提高苯丙胺類藥物檢測靈敏度的新方法,哪怕1毫升的血液里僅含有2納克(即1毫克的百萬分之一)的冰毒成分,也能被檢驗出來,這一檢測水平在當時世界領先。
  同樣擁有技術領先的,還有深圳CID法醫隊伍。2008年,深圳CID法醫科病理學實驗室和廣東省公安廳、廣州市公安局的法醫實驗室一起,組成了全國唯一一個由公安部認定的法醫病理學重點實驗室。
  原則??“每個現場都要盡責”
  記者瞭解到,這些“技術派”民警更多的時候,是待在實驗室里擺弄導管、顯微鏡,研究和撰寫各種報告,還要儘快破案,與時間賽跑。不過,他們跟記者聊得最多字眼卻是“證據”。
  據黃向東介紹,毒化實驗室之所以會對每宗案件繳獲的毒品進行詳細鑒別,是因為如果沒有這些鑒定或者鑒定不到位,法庭在定罪量刑時就缺少確實充分的證據,會給犯罪分子逃脫法律製裁的可乘之機。
  “新刑事訴訟法實施以後,輕口供,重證據,DNA鑒定技術發揮作用更大了。”DNA實驗室警官王鳳寬也表示,去年,華大基因與DNA實驗室合作,為深圳警方刑事科學技術的提升助了一臂之力。
  而聲紋鑒定專家劉雲也把一段段現場錄音當作法庭訴訟的關鍵證據。聲紋鑒定作為視聽資料,與物證、書證等證據一樣,是新刑事訴訟法中規定的八大證據之一。得益於此技術,聲紋鑒定在綁架、敲詐勒索等案件中更是出奇制勝,為犯罪嫌疑人定罪起到了關鍵作用。
  同樣,法醫科科長周暉也會在犯罪現場和實驗室捕捉每一處蛛絲馬跡。在深圳公安隊伍,周暉介紹,法醫科可能是學歷最高的科室隊伍,有2名博士,4名研究生,其餘都是本科生。
  一旦有案子,實驗室的民警跑完現場,需要不分日夜地加班鑒定,以便搜全證據,抓緊破案,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在2008年龍崗“舞王”大火中,有40多人死亡,法醫科全員上陣,連夜解剖屍體。“在龍崗待了整整一個月,每天只睡4小時,還要向家屬一一作解釋。”周暉說,深圳CID法醫科每年進行各類屍體檢驗200多宗,活體驗傷3500餘宗。“在我們這個幫死者說話的行當里,每一個現場都要盡職盡責。”周暉說。
  南方日報記者 李榮華  (原標題:僅靠幾句錄音 鎖定嫌犯身份)
創作者介紹

illustration

du17dufd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