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工人緊盯時間對砂箱預熱。 曾令瑤 攝圖為工人對砂箱進行密封。 洪堅鵬 攝
  中新網南寧7月24日電 題:3800度高溫 焊軌工桑拿天“玩火”
  作者 楊露 曾令瑤 洪堅鵬
  3800攝氏度?這遠遠超出鋼和鐵的熔點。然而,鐵軌焊接工卻得穿著防護服在這一高溫熱源旁進行作業,這一幕出現在7月24日湘桂鐵路南憑段鐵軌焊接作業現場。
  當天,廣西47個縣市氣象部門發佈高溫橙色預警,多地將出現超過35攝氏度高溫。超過35攝氏度氣溫、56攝氏度鐵軌溫度的作業環境,對鐵軌焊接工來說卻是常態。
  當天上午,記者實地探訪了對鐵軌實施焊接作業的焊軌工們。原來,鐵軌每隔25米就有一個接口,接口處有11毫米的縫隙。接口與車輪產生的撞擊,使得火車行駛時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響,不僅影響了乘客乘車的舒適度,也對車輪產生磨損。
  為了推進無縫化工程的實施,同時保證列車通行不受影響,南寧鐵路局南寧工務段線路車間焊軌班的工人,每次只能利用約一個小時的時間去完成焊軌作業,改造兩到三個鐵軌縫隙。
  上午10時10分,南憑線開始封鎖,焊軌工們也開始了作業,此時鐵軌錶面溫度為43度。他們穿著防護服,在鐵軌邊上支起一把太陽傘後,便迅速拿起工具:擰螺桿,去彈條,松卸扣件,切軌,一氣呵成,旋轉的刀片濺出數米高的火花。隨後,他們又分散在鐵軌兩側打磨除銹、固定砂模。
  “封箱”是焊軌工作的重頭戲。把兩個砂模固定在縫隙周圍,再用封箱泥進行密封,避免鋼水漏出,整個過程不能出現絲毫破綻,否則整條鋼軌就會報廢。
  記者看到,一名工人手掐秒錶,將焊槍伸入封好的砂模里,利用700攝氏度的火焰將砂箱預熱4分30秒。填充材料、點火,砂鍋內的氣溫瞬間飆升至3800攝氏度,一股刺鼻的氣味衝出,合著熱浪,將記者逼出幾米開外,而工人卻不能走遠,需要一直關註砂模的狀況。
  接近11時,鐵軌的溫度已經超過50攝氏度。受氣溫、地面溫度、砂鍋溫度三面夾擊的焊接工早已汗流浹背,防護服被汗水浸濕。在等待鐵水適當冷卻後,焊軌工們繼續用打磨機打磨鐵軌,以使焊接處與鐵軌一樣經久耐用。
  今年54歲的劉進華是焊軌班班長,他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起從事電焊工職業,於2006年來到南寧工務段焊軌班工作,長期在露天暴曬環境下工作使得他皮膚被曬得黝黑。劉進華與同事們也時常覺得酷暑難當,但仍無法停工,僅能到旁邊作短暫休息。“工期緊,只能冒著酷暑抓緊時間工作。”劉進華說道。  (原標題:鐵軌焊接工桑拿天“玩火” 3800度高溫下作業)
創作者介紹

illustration

du17dufd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